博客网 >

信報月刊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期 (404)
 
五十八歲,可以做乜?
管仲連
 
「生命決不會停止不動,它必須成長,否則萎縮,
沒有其他的途徑。
沒有生命,才會靜止、固定,大理石才會不變更。
活生生的動物永遠在變動,擴張、增加或者退化,
衰微到生命消逝。
舒展開你的心靈,就像你張開雙臂,朝向天空,免得麻木不仁。」
祖母的遺言 慕德.派克
 
日前買了當代線畫大師盧延光的一本文集,還未得閒閱讀。吸引我買的原因有二: 我素喜歡盧延光的線畫 亦字亦畫、含書法的風韻,也具硬筆平面設計的味道,骨多肉少、有如老樹枯藤、亦似瘦石禿山、顯棱帶角、性格鮮明。另一原因是書名 - 「到了六十歲才明白」。
 
盧延光明白了什麼呢? 因未開卷,不得而知,但却令我想到這篇文章的題材 -
「五十八歲了,還可以做什麼?
可以做的事太多了。
可以隨心所欲地看書,也可以認認真真地讀書,做點學問。這跟已否退休,又或轉換工作無關。年青時的讀書,較多是有目的、有計劃的進修,至少是增加一點什麼知識及技能。即使是看「閒」書,也可能是為了追上潮流,多點與友輩交談的話題; 更可能多看雜誌報刊,少捧書展讀(我的年青時代是沒有上網這回事的)
 
五十八歲便不同了,沒有多少「隱藏的議程」HIDDEN AGENDA,沒有一些「高言大義」的理由,沒有什麼「為了什麼」,只是隨心所欲的讀。管它是紫微星座、風水命理,抑或是科學天文、世界局勢、又或是神話科幻、古典浪漫,總之是心之所好、心之所動者,便讀它一個飽。若要認真系統地做學問,也未嘗不可,但並不是為了著書立說、出人頭地,只是「鍾意」倆個字而矣。
 
多寫意,多暢快,多過癮!
 
花鳥蟲魚,男歡女愛,天文地理,宗教文史,小說漫畫,古典新潮,沒有不可以讀的書,多爽!
 
十六歲時,投了人生第一篇幅,第二次投稿己是三十九歲,便是信報專欄的開欄篇 -「大老爺開恩」。
 
第一篇稿的題目已忘記了,只有二百多字,投到「天天日報」的副刊。當年我初會林語堂; 其實是偶會 一次逛旺角書店時,偶然碰到林先生的「無所不談」文集,隨手一翻,便覺得直說到心底,搔著癢處,即買回來,一次讀完,然後到處找尋其他著作,雖找不到太多,但包括圖書館借來的,倒也拜讀、應說是「熱讀」不少。林語堂把我說不出來、不知怎麼說、什至乎自己不醒覺要說的話,都說出來了,並且說得那麼活潑、那麼典雅、那麼寫意。故此,我便仿效林語堂的體材,亦即近似晚明小品的體材,寫了一生人的第一篇文章(課堂作文不算),內容大概是讀書應似大荒漫遊,隨心所欲,隨興所至地選讀一些與自己「知心通情」的著作,享受地閱讀; 千祈不要隨團旅行般「趕遊」,既被人趕,亦自己趕自己,樂趣全無。沒有樂趣,讀書只如翻電話薄,找到資料,讀不成書。
 
這篇文是刊登了,但老篇寫了三百多字的編者的話批評我的態度,認為如此讀書,必無所成。
 
我沒有改變我「大荒漫遊」的讀書態度。
轉眼間,已漫遊了四十二年。是否有所成,可也說不清。若以「成一家之言」為標準,那便還未有成; 但如果以「變化氣質」為尺度,則肯定是有所成的。
 
當然,我的大荒漫遊也不全是大荒,也不是不停地漫遊,問有進城定居,又或田園耕讀,故總有一些積聚,但至要的,是心存大荒、隨心漫遊。
 
何謂「心存大荒」?
 
林語堂有云: 「讀書須有膽識,有眼光,有毅力。膽識二字拆不開,要有識,必敢有自己意見,即使一時與前人不同亦不妨。前人能說得我服,是前人是,前人不能服我,是前人非 ...此讀書,處處有我的真知灼見,得一分見解是一分學問,除一種俗見,算一分進步,才不會落入圈套,滿口爛調,一知半解,似是而非。」
 
視學問為大荒,敢於不走前人開出的路,敢於信步而行,不管有路無路,大膽去闖,方有望開前人未開之局面。即使未臻此境,至少開出一個開闊的心胸、立起一個昂然的人格,因為你敢於走自己選擇的路。
 
背包漫遊,一定爽過旅行團的「趕遊」,可能更相宜。
 
至於「隨心漫遊」又何所指呢?
 
林大師又曰: 讀書須先知味。這味字,是讀書的關鍵。所謂味,是不可捉摸的,一人有一人胃口,各不相同,所好的味亦異,所以必先知其所好,始能讀出味來...若必強讀,消化不來,必生疳積胃滯諸病。
 
要能讀出味,期人才有味。黃山谷說得好: 「三日不讀書,便語言無味,面目可憎。」這個味的關鍵,便是隨心。梁啟超聲明的「筆鋒常帶感情」,以及若把他化學分解,唯有「趣味」一元素,亦是這個意思。二公學問成就,有目共睹,果真源自「隨心而來的趣味」?
 
林語堂有說明 -「讀書必求深入,而欲求深入,非由興趣相近者入手不可。學問是每每互相關聯的,一人找到一種有趣的書,必定由一問題而引起其他問題,由看一本書而不能不去找關係的十幾種書,如此循序漸進,自然可以升堂入室,研磨既久,門徑自熟; 或是發見問題,發明新義,更可觸類旁通,廣求博引。」
 
說得明白不過。
 
若謂五十八歲了,還做什麼學問?
 
便是因為五十八歲了,才更有條件作大荒之遊。是否謀求學問有成,那是題外話,在此只講遊樂之趣。五十八歲了,還顧什麼課程規定、考試測驗,也無須爭取交際談吐的聰明才辯形像,讀書,讀什麼書,隨心率性足矣。
 
此外,以大荒漫遊之膽識讀書,必可預防心智未老先衰。留意,是「心」和「智」的未老先衰 心要能年青活潑,智才能活潑生猛,而身體亦必相應健康。
 
這可不能輕視,一不留神,一是身心衰老,一是頑固僵化,不論身心,僵化和衰老都不是什麼好東西,必須嚴防。不然,便可能發生身心的「珍珠港事變」,如美國當年,一是因為頭腦僵化,老認為日本不可能勞師遠征偷襲珍珠港,一是因為制度僵化,來不及敏銳及時地因應情報反應。
 
美日國力原本相差極大,却大意失荊州,幸好港內沒有航空母艦,故仍能保存重建太平洋艦隊的基礎,不然,便有可能如山本五十六所謀,日本不但摧毀美國的太平洋艦隊,更摧毀了美國人的信心和鬥志。
 
匹夫不可奪其志。五十八歲的朋友,千萬小心,不要讓年齡偷襲成功,把我們壓倒地上,摧毀了我們的的心氣,擠走了我們的活力。
 
身心健康的首要因素還是心,正如聖經智慧書卷所錄 - 「你要保守你的心,勝過保守一切,因為一生的效果都是是由心發出來的。」千祈不要認為已經過了大半世人生,已經差不多了,什至乎「嗰頭近」。這種心態最為致命,洋人講的打氣話 - 「我們還有很多里數」也好,孔子說的哲理話 - 「發憤忘食,樂而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」也好
,一日未死,便有一日好活,且要活好。希臘哲語有一句很精警 - 「死神扯着我的耳朵說:『活下去,等我來。』」,就是這個意思,死神可以隨時臨門,跟年齡不一定有關。
 
活,便要活好!
 
羅斯福承受珍珠港慘敗,然後振作全國,策動反攻太平洋之時,已是五十九歲; 指揮珍珠港偷襲成功的山本五十六,當時也應是五十早過;邱吉爾更是年望七十,方臨危受命,出掌相印。
 
誰說五十八歲冇嘢好做!
大把嘢可以好好做!
<< 「行禪是走路時的禪修。我們以輕鬆... / 信報月刊二零一零年十月期 (40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guanzhonglia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