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香港信報月刊八月期

別來無恙,怎一個大字了得

~ 管仲連

 

「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 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」

「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。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;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雲。」

「鵬之徙於南冥也,水擊三千里,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」

~逍遙遊‧莊子

不讀莊子久矣

突然重讀莊子,實是這個專欄逼出來的。停筆近十年,文老總忽然邀稿,不知緣何心動,立馬應承,過後又有點後悔,不知從何寫起,更不知還能寫否。

雖淪為「前專欄作家」十年,但寫文脾氣不改 -- 心不動不寫;只可以寫文,不可以作文,所謂「我手寫我心」,文字是流出來的,不能作態,也不堪作態,故作大家之言。

好,道理依舊,但此心如何動呢?

過去十年,奔南闖北,南滇北蒙,據黑龍江謀略俄羅斯,越滇桂以探東盟,更遠渡重洋者三 --- 太平洋、印度洋、大西洋,投資南美,貿易非洲,籌謀印度、巴布新基內亞以及澳紐 (當然,並非全是親歷其境,運籌帷幄者,也有之)。

踩著一雙大腳八,路走了不少,人也會了很多。各處鄉村各處例,風土人情,多姿多采,山光水色,或壯或媚,雖是為兩餐謀的公幹,也收心曠神怡,心胸開廣之效。

但這十年也真是勞碌奔波,無暇細味回甘,消化歸納。並非全未提筆,但洋文多於中文,公文多於私文,難道將此專欄定位財經分析,確又心有不甘,也不敢。

那如何是好!

煩惱數週,總要有入手處。

好,反思這十年讀了多少書。不思尤可,再思汗顏,原來書買了不少,但讀完的不多。十年來每周必逛書店,且總不會「如入寶山空手回」,更放肆如超級市場購物,一買成籃,在下亦由「讀書人」淪落為「集書人」,但不敢自譽為「藏書人」,因所買者,盡皆普通版本,沒什財經投資價值,惟一增值者,或是在下的一點選購心思。或可稱為「投知」而不是「投資」,不過事在人為,倘能別有會心,使用得宜,當可「化知為資」,回報倍計,什或計算之外。

讀書如此,人何以堪!

幸好另闢了一個洞天 -- 內地的長篇電視劇,主要是歷史劇。

真是曲徑可通幽,十年以來,看了不少電視劇,且是一看七、八集的「煲劇」,其中頗有動情會心之佳作,如「康熙帝國」、「武漢大帝」、「大秦帝國」、「天一生水」、「喬家大院」等,不少拍腿握腕,一跳而起,繞室徘徊,甚至長嘯振天之情節。

燈著了。

趕緊把手頭在港的幾套或原著、或劇本改編的電視劇小說翻出來,找找靈感,但上窮碧落下黃泉,四處茫茫終不見,只找到了朱秀海寫的「喬家大院」,也是合該如此,因此劇與在下的商旅生涯心路什貼近,趕緊翻閱。

一翻便翻出了主人翁喬致庸的一段與山賊頭子劉黑七談莊子的對白:「致庸喜歡莊子,自有致庸的道理。莊子有形而不拘於形,心如涌泉,意如飄風,身如涸轍之魚,心却游於壙垠之野。釣魚要釣東海之鰲,化為鳥要如鯤如鵬,水擊三千里,一飛九百仞」。

這段情節已什作怪。一個晉商老闆與一個山賊頭子談論莊子,且更是山賊首先背誦莊子「逍遙遊」,然後晉商接上,而相方皆驚詫對方竟懂莊子,一個是商家眼中的「盜匪」,一個是山賊眼中的「奸商」。

其實,事出有因。

時為太平之亂,到處烽煙。讀書人逼上梁山者、有之,以文從商者、有之。 (留意,不是「棄文」,而是「以文」。)劉黑七後來投奔了太平軍,當不是普通一個山賊。至於喬致庸,本是山西晉商之後,其兄長繼承家業經商,而喬致庸則專心十年寒窗,一意謀求科舉出仕,光大門楣。這也是晉商的傳統,長子經商,次子出仕,官商一家,不亦快哉。當然,晉商之能雄霸明清商場五百年,且由貿易生意擴大為銀行業務,並不單靠「方便」,而是仗著一雙腳,鼓著一口氣,加上來自儒家學問的規劃組織,體制井然,然後貨通天下。

若以一個字形容晉商, 便是一個「大」字 --

大生意、大版圖、大手筆、大氣魄。明清二代,堪稱大商家、大商人者,晉商當之無愧。

回頭再說喬致庸

走的本是傳統讀書人的路,無意營商,亦有點瞧不起的味道。然而,其兄長與其他晉商在蒙古爭,造「霸盤」,即期貨買賣做「莊」,一子錯、全盤皆落索,不但一命鳴呼,更遺下一盤殘局,轉眼人亡之後的家破。

致庸逼下商海,終化危為安。然而,當時之致庸,只是無奈的選擇,但求守着家當十年,然後把生意轉交長大的侄子,再續讀書出仕之緣。

不過,一次市井街頭的偶遇,却改變了他的心,脫胎換骨為一個真正的「大商家」。

關鍵是一幅地圖 ­­-- 「大清皇輿一覽圖」,即當年康熙手下名將周培公為他編制的全國地圖。

但這不單是一幅地圖,而是百多年前一位晉商前輩據以走南闖北的地圖,上面劃着不同顏色的線,代表不同性質的商路、茶路、絲路、藥路、鹽路等,北至大漠,南到南海,東臨望洋,西入荒蠻。

喬致庸無意有緣地得到這張前人著過墨的「手稿」,有若當頭棒喝,把他一棒到底的打碎打醒,打碎了傳統士農工商的框框,更打醒了內蘊的「大氣魄」。喬致庸這樣說:「以前我只會說咀,哪里真知道什麼是貨通天下,什麼是天下那麼大的生意!今天見了王協老先生的商路圖,才算有點明白了呀……像王協老先生一百多年前那樣走遍全中國做生意,才能叫貨通天下,才能叫天下那麼大的生意!」

在下動心汗顏的,便是「天下那麼大的生意」這一句。

此大不同彼大。

不是銀兩多少的大,而是心胸、心思、心志、心願、心氣的大。

這便是喬致庸引述莊子的原由。雖不一定可以「行萬里路」,但總要放大心胸視野,不要自甘自滿為井底之蛙;所謂自我開解,自鳴清高,或只是害怕改變,害怕開放的合理化。

陳鼓應這樣說莊子:「『逍遙遊』提供了一個心靈世界 -- 一個廣闊無邊的心靈世界。提供了一個精神空間 -- 一個遼闊無比的精神空間。人,可以在現實存在上,開拓一個修養境界,開出一個精神生活領域。培養開放的心靈,才能使人從狹窄的俗世與常識的拘囚中提昇出來。開放的心靈,須有一個開闊的思想空間來培養,一個開闊的思想空間,可舒展一個遼遠的心靈視野。」

他還有一句精警語:「莊子深深了解到,人的閉塞,在於見小而不識大。」

感謝莊子,也感謝文老總,他的這一逼,把在下十年的心,逼了出來,在莊子的世界裡,放心得下。這個專欄或許仍能一如以往,成為在下的讀思扎記,以莊子的心眼,觀四方八面的境況而自得。

莊周夢蝶,蝶夢莊周。

見樹是樹,見台是台,有物無物,活在塵埃。管他是色是空,就這麼走他一回, 寧取有用之用的「俗」,不誇無用之用的「道」。

是為管商者言。(管商者,作為商人之管仲連是也)

<< 香港信報月刊九月期只管打坐,不求... / 给女儿颖思摘自《商士道》黄河长江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guanzhonglia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